梁挺福/文

但凡一出现有关北大清华的新闻总是会被炒得沸沸扬扬,无论是清华的梁植,还是北大的周浩无疑已经成为人们看待北大清华这些名校的一种视角,甚至是标签。从升学规划角度看梁植与周浩的发展历程,两者恰好代表了两种不同的升学规划路径。

梁植VS周浩

清华土著梁植在前不久参加高晓松和蔡康永加盟的《奇葩说》节目片段,因其“奇葩”找工作言论而使得高晓松和蔡康永两位评委大为不悦,并使得高晓松在节目中首次动怒。节目中刚一亮相,梁植就说自己拥有法律、金融、新闻传播三项清华学历,但现在为毕业做什么而苦恼,希望三位导师支招。梁植说了一分钟,就直接被蔡康永按铃淘汰。同时高晓松动怒:“一个名校生走到这里来,问我们你该找什么工作?你觉得你愧不愧对清华十多年的教育?”

作为一名清华资深土著,梁植的学习经历颇为光鲜:本科、硕士、博士全部在清华就读,并多次在各种活动中屡获嘉奖。这样一位优秀的学生迷茫于未来的发展方向与职业生涯,或多或少都会带给人一种“为赋新诗强说愁”的反感与厌恶。这或许也是广大网友对梁植发起“责难”的原因所在吧。有人说,让梁植迷茫的不是能不能找到工作的问题,而是要找什么样的工作,过什么样的人生的问题。我很是赞同这一观点,令梁植迷茫与困惑的问题恰恰是今天同样困扰着很大一批高校毕业生的问题。梁植,you are not alone !

与梁植备受争议与责难的经历类似,北大的周浩主动转学到技师学校学习一技之长的经历让人们赞叹其勇气的同时,也引起了我们对于高校、家庭教育模式的反思。周浩曾是青海高考理科前五名,酷爱机械的他原本打算报考有着诸多实践性课程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但遭到了家人极力反对,最终他向家人妥协,选择北大。相信绝大多数的人都会支持周浩选择北大。但真正在北大学习一段时间之后,周浩始终无法适应学习生活,并在长期的痛苦挣扎中选择克服困境:他曾经去选修或者旁听自己感兴趣的课程,也曾经选择暂时休学去体验真实的社会生活。但是这些始终无法让周浩静下心去学习研究,最终不堪重负的他在征得父母同意之后转学到了北京的一所技师学院学习一技之长。从北大生命科学学院人才储备军到如今还未就业的技术工人,周浩这一“纡尊降贵”的做法引起了轩然大波。正如弃港大复读一年考上北大的辽宁省高考状元刘丁宁一样,周浩“弃北大读技校”事件有太多值得反思的东西。

博学VS专长

从升学规划的角度看梁植的本硕博之路的话,可谓相当的不科学。梁植本科就读法学专业,硕士选择了金融学专业,博士阶段则选择了新闻传媒专业。可谓每个专业都“浅尝辄止”。这也使得梁植会在职业生涯规划时感到困惑,每一次的专业学习都不是很深入,没有潜心研究学问的求学态度。梁植力求使自己成为一名满足社会需求的复合型人才的愿望并没有错,且现在社会对于复合型人才的需求也是非常大的。但是梁植的专业选择路径却是出现了偏差,为何这样说呢?其实从升学规划的角度来看,我觉得梁植的科学专业选择路径应该这样设计:本科读法学,硕士读金融学,博士读金融法。为什么要这样设计呢?

梁植2006年从人大附中文科毕业考上清华,就读法学专业。本科四年,梁植在法学上还是有些研究成果:2009年他的学术论文《误将尸体当作毒品运输的行为性质》在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刑事疑案演习》一书中公开发表,2009年10月与搭档获第七届“贸仲杯”国际商事模拟仲裁庭辩论赛总决赛亚军,个人获得总决赛“最佳辩护律师”荣誉称号,2010年他的本科毕业论文成绩获得了国际法方向的第一名。

鉴于梁植本科四年的优秀表现,2010年他被免试推荐到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攻读硕士研究生。但是,这次的金融学硕士保送,我不认为是梁植最佳的选择,充其量不算最差的选择而已,因为从公开的资讯中了解到梁植在读研期间有关金融方面的研究表现平平,毫无建树。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是通过保送就读金融学专业硕士研究生,其专业基础,相对于其他本科便就读金融学专业的研究生同学而言,自然差了一些。如果梁植能将其本科阶段的法学知识与硕士阶段的金融学知识更好的相融合,其在金融学专业方面的学习将会游刃有余,这也是复合型人才的价值与精华所在。但是让人遗憾的是,梁植并没有在这条康庄大道上付诸行动,在金融学专业学习“受挫”的情况下,他转而选择了自认为有能力胜任的新闻传媒专业,殊不知,博士专业的选择和学习并不仅仅以自己喜欢或者感兴趣为参考标准的,它更需要本科或者硕士阶段的扎实专业基础。这一专业选择注定了今天的梁植在职业选择时的迷茫与困顿。

无论是读研或是读博必须旗帜鲜明地以终生职业为目的,而不是单纯的为读研而读研。不确立这个目标,不把这个问题想透,就不可以轻率读研或读博。否则,多一个学位,多一份精神负担、多一份求职压力、多一份年龄恐慌、多一份人生失落。正所谓“样样会活受罪,一招鲜吃遍天”。如果再深入分析的话,我们会发现梁植其实也是现代社会一类学生的代表:研究学问求大求全,求广而不求精,求博而不求专,总以为凡事越多越好,缺乏明确的职业生涯规划。

北大的周浩则是研究学问求精求深求专的一种代表。无论是求博还是求专,都有一定的合理性的。广泛涉猎各个学科,养成丰富的知识结构与深厚的人文素养,学识渊博,方能养成开阔的视野和宽广的胸襟,方能从多个视角观察思考问题,这是博识教育的宗旨所在。所谓的专就是要在某一领域掌握较多的专业知识,专也是在广博的基础上的专,在那些复合交叉领域内,最终的研究与实现,也是落实在单一领域。求博与求专都没有错,但博不等同于泛,专不等同于少。

无论是求博还是求专,都必须以明确的职业规划为前提,这样的升学之路方为明智之举。毕竟“更好的职业”才是我们求学的主要目的所在。目前,严峻的就业形势使得很多高校毕业生选择继续读研深造,如果自己在大学毕业阶段仍不知道自己将来从事何种职业,而一味的“逃避问题”,即使将来博士研究生毕业,依然会面临就业难的问题。诸如梁植一样迷茫的毕业生在我们的身边比比皆是。

拼图VS蓝图

梁植与周浩最为显著的差别便在于梁植对于自己没有一个明确的规划,正因如此才导致了他在毕业之际的择业迷茫与困顿。而周浩则对自己有一个明确的规划,知道自己将来想要什么并敢于付诸行动去追求。正所谓:没有规划的人生是拼图,有规划的人生是蓝图。拼图人生与蓝图人生的差别由此可见一斑。

梁植与周浩也是现代教育的一种典型。我们从小到大,从开始接受学校教育的开始,就已经背负着父母的期望,接受着老师的教导与鞭策,被升学率所绑架,每天都会奔跑在分数、成绩的单行道上。只要成绩好了,微笑和鲜花都会接踵而至,这是被广大考生、家长、老师所认同的一种观点,以至于我们的学生除了学习,便没有其他的生活空间,更不用说对自己的未来发展有所思考了。

梁植与周浩现象不断提示我们,一个科学合理的升学规划路径是多么的重要。在志愿填报过程中,我们经常接触到很多对于自己选择何种专业,将来从事何种职业非常迷茫的高三学生。这个阶段的迷茫是一种正常的现象,尽管正常,仍需要引起广大考生家长的重视。一旦规划不好,在将来的深造与就业阶段依然会迷茫,这就不正常了。所以在志愿填报的过程中,广大考生首先要明确自己在本科毕业后是选择就业还是选择深造,如果选择就业,就可以在志愿填报中有针对性的去选择那些就业比较好的院校与专业;如果选择深造,就可以选择一些基础性的学科或者自己感兴趣的学科。这只是考生升学规划的第一步。至于进入大学之后该怎样规划自己以后的发展方向与职业生涯,也是需要学生与家长时刻关注的问题。该让自己过拼图人生还是拥有一片蓝图人生关键也在于有一个科学合理的升学规划理念与路径。

结语

北大向来以自由开放著称,北大猪肉、北大米粉都曾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职业无贵贱,无论是卖猪肉的陆生,还是卖米粉的张天一,他们的共同之处都在于敢于摒弃社会强加在他们身上的枷锁,对自己有着明确的规划与定位,并大胆的去实践。这种有规划的人生是值得我们学习的。还是那句话:有规划的人生才能叫蓝图,没有规划的人生是拼图。

选择拼图还是蓝图,你考虑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