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教育部历年的统计数据以及近5年的年平均增长率推算,1978年至2013年期间陆续出国、回国以及仍在世界各地留学或就职、就业的我国各类留学人员总数已达到310余万人。近期,出国留学中的若干现象和问题值得我们深入观察、思考与研究。

    自费留学已成许多中国家庭常态化生活方式

    根据我们的调查研究和综合分析可以归纳出,我国出国留学人员群体具有“知识化、年轻化、国际化;学历高、层次高、收入高;增速快、成长快、成才快”等9个 基本特征,且整体规模已排在世界前列。但若与国内1.2亿人的知识分子总量或3325万人的高等教育总规模相比,35年里仅310余万人的留学人员总数, 应该算不上是一个非常显赫的数据。据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提供的针对一小部分留学回国人员的统计数据显示,近10多年间,由于“1年期留学硕士”的性价比较 高,以至于留学回国人员中硕士学位持有者所占比例一路飙升,从2001年的43.2%、2002年的47.1%、2003年的57.2%、2004年的 64.2%,到2005年的73.4%,截至2012年基本维持在76%左右。

    实际上,目前中国大陆出国留学人员总量占总人口比例的整体规模,以及学成后回国的留学人员数量等数据,与中国作为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实力与国际地位 基本上是相适应的;其发展速度与国内其他行业领域相比较也基本上是同步的,即35年来有过低、中、高速增长,却几乎没有“负增长”。究其原因主要有,我国 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稳步提高,即“人口基数较大,经济发展较快,消费逐步升级”,以及对国际教育不断增长的需求等。且在很多情况下的自费留学行为,实际 上已经逐渐成为许多中国家庭日趋常态化的一种生活方式。因此我们不赞成少数不负责任的媒体和个人对出国留学活动和留学现象不切实际、不着边际地过度炒作式 描述;我们也不认可某些人员通过引用“二手”、陈旧或来路不明的数据对留学现状不负责任地所谓“解读”、“分析”或“发布”。

    中国仍属高端人才流失率较高国家

    有关事实证明,我国高层次人才国际流动方向总体上仍然处于“流出量大于流入量”的状态。具体数据也表明,目前中国仍属于高端人才流失率较高的国家之一。

    国内研究人才政策的相关人员也表示,我国的人才计划依然存在不足,一些措施只重视短期效应,不重视可持续性;只考虑引进方式,不注重人才引进后的成长机 制。这些问题造成很多人才计划并未真正引进顶尖人才,导致我国依然面临顶尖人才引进难、缺乏竞争力的现实。另悉,从1990年到2013年,全球来自中国 大陆的移民人数由425万人升至934万人,激增了119.6%,成为世界第四大移民输出国。据2013年的统计,除美国外,接收中国移民人数最多的国家 依次为加拿大、日本和新加坡。联合国人口司2013年9月公布的一份最新报告显示,中国大陆出生的美国移民达到220万人,已成为美国第二大新移民群体。 据调查,2004年至2012年,以“合法居英十年”资格获得英国永居身份的我国留学生比例从1.16%攀升到15.04%;预计在未来5年内,每年也将 会有千余名中国留学生获得英国永居身份。据统计,2012年在日本就业的中国大陆留学生最多,为7032人,占全部申请者的64%,且比上一年增长了 31.6%。

    同时,通过调研我们也注意到,当代多数普通的留学人员在专业、就业、择业的价值取向和心态上与没有留学背景的人员相比,实际上并不存在太多的差异性、特殊 性和局限性。过多或过分渲染留学人员的“特殊性”是将其凌驾于公众之上、分离于国民之外的不负责行为,对非留学人员群体也是不公平的。“神化”或“鬼化” 留学回国人员的倾向都是不正常、不真实的,也是不可取的。

    “留学低龄化”现象引起广泛关注

 

    根据我们的调查,近年来涉及中国留学生遇袭、疾病、意外伤害、自杀、违法等事件呈明显上升趋势,还有一些留学生长期不与国内亲人联系,给本人人身安全造成危害,也给家庭带来极大痛苦。

    作为留学安全的一个方面,“留学低龄化”的现象和问题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不可否认,与成年留学生相比,小留学生缺少自立、自制能力,心理生理方面都不 尽成熟,独立生活和独立学习的能力偏弱,比较难以适应复杂的国际环境,在没有家长照顾的情况下,可能更容易出现一些问题。

    尽管有上述情况的不断发生,据媒体报道,近几年中国大陆18岁以下留学者的比例仍约占自费留学人员总数的20%至30%左右,并有不断上升的趋势。

    随着我国留学人员数量的快速增长,涉及留学人员安全问题的类型和范围也不断扩大,除了传统观点认定的自然灾害和意外伤害等,“留学安全”已从单纯的“留学 者个人的人身财产安全”内涵,扩展至留学生的心理安全及学习安全等更宽泛的范畴。同时,各国经济发展水平的不平衡,造成教育交流的非对等性,导致在某种程 度上呈现出不对等的单向渗透,从而被西方发达国家作为实现其特有目的的政治化手段。因此广义的“留学安全”定义是指学生、学者在境外留学或访问研究期间的 生活和学习不受到威胁性干涉或危险性影响的一种状态,当代留学安全的内容已经包含了留学人才安全、留学文化安全、留学课题安全、境外学历学位安全、留学政 治安全、留学人身及财产安全等更多更复杂的内容。

     “留学外交”渐成出国留学政策新的拓展方向

 

    面对出国留学数量快速增长的局面,如何进一步做好相关的服务与保障工作,教育部和外交部于2011年初提出了一系列进一步做好留学人员工作的原则性意见。 习近平总书记2013年10月21日在欧美同学会成立百年大会上强调指出,“要关心留学人员工作、学习、生活,反映愿望诉求,维护合法权益,不断增强吸引 力和凝聚力”,并提出了出国留学工作的16字方针,即“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发挥作用”。

    “留学外交”是指,随着中国出国留学人员数量的不断增加,长期累积的在外留学人员以及留学回国人员总量稳步增长,其逐渐形成的正能量已成为我国公共外交力 量、民间外交势力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并日益承担起独特涉外软实力的作用。作为公共外交或民间外交的一部分,留学外交也是通过作用于国外民众的感性心理, 从而改善他国的对华态度,赢得理解与支持,使中国在国际舞台上,政治上更有影响力、经济上更具竞争力、形象上更有亲和力、道义上更有感召力。通过留学外交 可以更直接、更广泛地面对外国公众,从而更有效地增强中国文化的传播力和影响力,改善国际舆论环境,维护国家的利益,表达真实的国家形象。因此,留学外交 的重要性日益凸显,成为塑造国家形象、争取国际理解、实现全球战略的有效外交形式。广大在外留学人员在留学过程中广泛地参与国家间的合作与交流,在增进中 国人民同各国人民之间的了解和友谊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数十年来的留学活动实践甚至教训反复证明,数百万中国留学人员正是善于挖掘出我国民间外交智慧的主 要软实力,并将在今后的中国民间外交活动中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

    对此,习近平总书记对广大留学人员提出的四点希望:坚守爱国主义精神,矢志刻苦学习,奋力创新创造,积极促进对外交流。其中“促进对外交流”表达了开展 “留学外交”的战略意图,即当好促进中外友好交流的民间大使,多用外国民众听得到、听得懂、听得进的途径和方式,讲述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让世界 对中国多一分理解、多一分支持。